????黄良忠让下人清扫出一处大院落,将林斌几人安顿在这里,等那群丹修给林斌清理完伤口,他就借着送丹修们的借口离开这处院落。

????他实在是在这里待不下去了。

????跟着林斌过来的不仅有陈子欣,还有樊黎和邪影。

????三人看黄良忠的目光中,满是浓烈恨意。

????尤其是丹修们清理林斌被打烂的屁股时,一向沉稳的陈子欣的手中都出现了宝剑,要不是樊黎和邪影拦着,陈子欣真会和黄良忠动手,就算拼上性命也要为林斌报仇。

????今天林斌受的罪和羞辱,完全是因为黄良忠而起。

????黄良忠也是有苦说不出口,他也是被武帝给利用了。

????黄良忠离开不多时,下人就送来各种上品的疗伤丹药,陈子欣虽然是收下了,但没有给林斌服用,怕丹药做过手脚。

????周家兄弟能想到林斌死在黄家的后果,黄良忠和陈子欣等人自然也能想到。

????在这种情况下黄良忠当然不敢在丹药上做手脚,甚至会极力保护林斌的安危,但陈子欣怕黄良忠府上的下人被收买,在黄良忠不知情的情况下下毒。

????小心才能驶得万年船。

????事关林斌的安危,陈子欣如何小心都不过分。

????让樊黎和邪影留下照顾林斌后,陈子欣亲自去厨房给林斌煮粥。

????这个院落虽然是在黄家大宅内,但拥有独立的茅房和厨房。恐怕黄良忠将林斌安排在这里,却没有安排下人伺候林斌,就是怕被误会吧。

????等陈子欣离去,樊黎就摸出香烟叼上根。

????邪影布下隔音阵和阻灵阵,和樊黎要了两根烟,全都点上后将其中一根塞进趴在床上的林斌口中,这才皱眉问道:“你还犯什么错了,竟然让武帝如此震怒。”

????要说只因为林斌拉陈子欣手这件事情,武帝就下令将林斌屁股打烂,他还真不相信。

????虽然这件事情牵扯到黄良忠,可很明显黄良忠是被武帝当成惩治林斌的借口了。“陛下封你为三品武官,明显是很看重你,你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,才会把陛下气成这样。”樊黎满面愁容,喷出烟雾后说道:“我要是没记错,武帝这一生还没有亲自监督

????过行刑,你小子也算是打破记录了。”趴在床上的林斌小心翼翼的抽烟,怕手臂的动作过大牵动被打烂的屁股,神色幽怨的喷着烟雾,说道:“我想在京都再开一家锦绣阁,陛下不同意,这是挡我的财路,我气

????不过就理论几句,陛下非说我是顶撞他。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,没想到他会这么算计我。”

????樊黎和邪影面面相觑。

????真没想到林斌的这顿板子,起因竟然是和灵石有关。

????都已经成为三品武官,还即将成为帝婿,以后会为灵石犯愁吗?

????况且林斌现在家底已经很丰厚,为了灵石顶撞武帝,脑子被驴子踢了吗?“锦绣阁在野马城也不耽误你赚灵石,陛下不让你在京都再开一家锦绣阁,你听着就是了。整个大武王朝都是陛下的,别说不让你再开一家锦绣阁,哪怕让你把野马城的锦

????绣阁关闭,你也得乖乖听话。唉,你让我说你什么好,竟然敢顶撞陛下,我看你是真的活腻了。”樊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。

????武帝早已不是黄良忠压半头的那个武帝,胆敢顶撞,现在能活着就不错了。

????邪影看了看林斌,明显是要说什么,但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。

????不过樊黎注意到他的异常,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,问道:“你要说什么?”

????“他又不听劝,说什么有用?”邪影摇了摇头,说道:“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情,他绝对还敢顶撞武帝。现在说的再多也没用,他只会把咱俩说的话当成耳旁风。”

????“你看,还是小鞋子了解我。”林斌哈哈大笑,乐极生悲,牵动被打烂的屁股了,顿时就疼的呲牙咧嘴,脑门上也冒出了汗珠。

????“疼的你轻。”樊黎哼了几声,将一沓传信鹤放在桌上,起身道:“小邪君,我得带黄良忠回去问话,晚点再回来,你先留下照顾他,有什么事情就叫我。”

????邪影点头道:“放心吧,有我在,他不会有丝毫的危险。”

????樊黎叮嘱林斌好好养伤后就走了。

????邪影将他送出门后来到床边,显得贼兮兮的,明显是有话要说,可房门却是突然被推开,陈子欣端着一大碗冒着诱人香气的稀粥走了进来。

????邪影到了嘴边的话又没有说出来,而陈子欣脸色却是陡然一沉。

????“把烟扔了。”

????陈子欣面无表情的看着林斌,语气不容置疑,充满骇人的霸气。

????林斌不加思索的把烟扔掉,而后就甩锅道:“老婆,你别生气,不是我想抽烟,是小鞋子把烟塞进我嘴里的,还是点上后塞进我嘴里,我要是不抽多不给他面子……”邪影恨不得在林斌被打的稀巴烂的屁股上拍一巴掌,不过发现陈子欣带着怒意的目光落在他身上,他就不禁的打个寒颤,连忙把手里的烟也扔掉,跟林斌一样不讲义气的

????甩锅道:“是樊黎给我的烟,我要是不抽多不给樊黎面子……”

????陈子欣冷声道:“出去”

????“好嘞。”邪影如蒙大赦,撒丫子就溜了。

????来到小院中他才松了口气。

????陈子欣的气场实在是太强大了。

????他这辈子就没有见过哪个女人,拥有这么强大的气场。

????霓霄除外,虽然是女人,但霓霄是长辈,是当世强者,不可一概而论。

????随后他就不禁的同情起林斌,有这么个老婆也真是够受的,不过转念一想林斌有这么个老婆是好事,丫的就是欠教育。

????房间内的陈子欣看了眼装死的林斌,抬手对着地面挥了一下,带起一道柔和的劲风,将地上的烟头吹出门外,房门也无声关闭。

????而后她面无表情的坐在床边的小凳上,用小勺子舀起稀粥,放到唇边吹了吹,这才送到林斌的嘴前,小心的喂着林斌喝粥。

????咽下稀粥后,林斌看着陈子欣轻声道:“老婆。”

????“干什么?”陈子欣又舀起稀粥吹着。

????“没事,就是想这么叫你。”林斌满脸的幸福之色。

????“吃也堵不住你的嘴。”陈子欣怔了下后才反应过来,随后瞪了眼林斌,只不过俏脸微微泛红,哼道:“闭嘴,喝粥。”

????“好的,老婆。”“混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