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当天晚上,朱立诚和孟怀远商定了具体的抓捕方案。

????从泰方市要到鲁东省必须先过江,然后再穿过沽源市才行。抓捕杜大壮必须出了泰方市,否则的话,消息很容易泄露出去,容易被动。这样一来的话,抓捕地点放在沽源市无疑是最为合适的,但朱立诚心里也有顾虑。

????梁之放在沽源做过两任市.委书.记,在那边的关系一定是盘根错节,耳目众多,消息也一定非常灵通。在那边的动手的话,极容易被他知道消息,那样的话,对朱立诚来说,也是一件麻烦事。

????拿下杜大壮的目的是冲着元秋生去的,而梁之放一定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。他作为市.委书.记,要是市.长出了什么问题的话,就算和他没任何瓜葛,其脸上一定也没什么光彩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他还是不希望元秋生出事的。虽说两人之间平时不怎么对付,但要真遇到涉及到自身根本利益的大事时,他们还是很容易站到同一个战壕里面去的。

????这里面有一个前提条件,那就是梁之放不知道元秋生惹的事情有多大,他要是知道其涉及到刑事案件的话,也不会往这事里面伸手的。现在问题的关键是他根本不知道这事,这就让人有点无语了。这样大的事情,朱立诚当然不可能提前告诉他,梁之放自然无从知晓了。

????为难了好一阵,朱立诚决定还是在沽源市动手。不管怎么说,在那边拿下杜大壮,总比在泰方市动手要强。如果不在省内动手的话,还得和鲁东省那边打招呼,麻烦不说,还容易走漏风声,显然不是好的选择。

????考虑了一会以后,朱立诚对孟怀远说道:“对了,要在沽源市动手的话,我觉得你可以和一个人联系一下!”

????“你说的是陈剑?”孟怀远问道。(陈剑,沽源市主管刑侦的副局长,详见第10章警察查车)

????朱立诚听后,立即点了点头,然后说道:“你告诉他这是一次秘密抓捕,让他找几个信得过的兄弟,这样应该不会传出什么风声去,你看呢?”

????“行,虽说梁在他们待了很长时间,但也不见得每个人都和他有关系。”孟怀远说道,“陈剑是从刑警一步一步升上来的,和昔日的市.委书.记应该没什么关系,再说,我特意叮嘱他一番的话,他应该不会出去乱说的。”

????“好吧,那就这样办,你们提前一天先去沽源那边做点准备,瞅准时机再动手。”朱立诚说道。

????孟怀远听后,递了一支烟给对方,然后说道:“这些细节上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,我保证把他办的妥妥帖帖的,只是领导那边你要多关注一点呀,我担心他和杜大壮之间有什么秘密的联系方法,我们要做好他知道这事的准备。”

????“嗯,这边的事情我来应付,我们也算是分工协作吧!”朱立诚故作轻松地说道。

????孟怀远说的也正是他担心的,从杜大壮担任保安经理以后元秋生的迅速反应来看,两人之间说不定还真有什么秘密的联系方法。只要孟怀远那边一动手,他就认为元秋生已经知道了,当时候该怎么应付就怎么应付吧!

????朱立诚已经想好了具体的方法,照着之前对方赵奎杰方子抓药,在没有拿下杜大壮之前,他矢口否认。如果杜大壮拿下了的话,那就不需要他再去和元秋生周旋了,省纪委、公.安厅恐怕都要找他聊聊了。

????打定主意以偶,朱立诚倒觉得一身轻松,端起桌上的茶杯,冲着孟怀远说道:“这儿没有酒,我们以茶代酒干一杯,预祝这次行动马到成功!”孟怀远听到这话以后,也举起茶杯来和朱立诚用力一碰,两人都把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。

????第二天一早,朱立诚就接到了省政府办公厅的通知,让他下午到省政府参加一个为期两天的工作会议,这让他很是开心。在这之前,他一直担心该如何应付元秋生,现在好了,借着这个开会的机会,他直接躲到省里去。就算对方有什么想法的话,找不到他的人,那也是有力无处使,有气无处发。

????至于说市.长的大人会不会直接找孟怀远的麻烦,那显然是不太可能的。从某种角度来说,孟怀远还没有够得上那个档次。元秋生最多让元卫军给孟怀远施压,他自己是不可能赤膊上阵的,那样的话,可有损他市里主要领导的形象。

????中午临近下班的时候,朱立诚到市.长办公室和对方打了一个招呼,下午他就直接去应天了。

????下午四点左右,孟怀远刚准备锁门出去,在这之前,他已经和孔俊打过招呼了,让他带着小胡和小张在车里等他,然后一起去沽源。突然他听到一阵笃笃的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由远而近,朱立诚下意识地抬起头来,只见办公室新来的小女孩快步走了过来。

????发现孟怀远正在盯着她看的时候,女孩连忙恭敬地说道:“肖局,局长请您去他的办公室一趟。”

????孟怀远听说元卫军找他,眉头一蹙,脸色便沉了下来。

????女孩在一边看后吃了已经,她虽然到局里的时间不长,但也知道两位局长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么融洽的。看到孟怀远的表现以后,她连忙解释道:“肖局,我刚才送材料去局长办公室,他才让我到您这儿来的。”

????女孩虽然参加工作的时间不长,但也知道神仙打架,凡人遭殃的道理,所以连忙把自己摘干净,免得肖局长迁怒于她。

????孟怀远想不到这看上去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竟然如此精明,不由得心生苦笑。他们刚工作那会可没有这样老练,还一心想着,凭着一身所学打出一番天地呢,现在想来多么的幼稚可笑,现在的年青人可要比他们那会事故多了。这是好事还是坏事,一下子还真说不清楚。

????想到这以后,孟怀远对女孩说道:“行,我知道了,你过去吧!”

????由于门已经锁好了,孟怀远当然不可能再进办公室了,便直接往元卫军的办公室走去。他边走,心里边琢磨着对方找他有什么事情。自从上次对方和他装逼,遇到朱立诚被打脸以后,元卫军好像就没有再找过他,不知今天准备唱哪一出。他倒是一点不担心对方知道他们的行动计划,因为这事局里目前只有他一个人知道,就连孔俊也只知道他们要去沽源,至于说去干什么,他也不清楚。

????孟怀远进了元卫军的办公室以后,这次对方倒没有和他装逼,甚至态度还非常友好。不光递了一支烟,还装模作样地拿起茶杯装作要为其泡茶。孟怀远见状,当然不会坐在那装逼的,“抢”着对方的茶杯帮自己泡了一杯茶。

????两人聊了大约二十分钟左右,元卫军压根就没有说什么具体的事情,除了闲扯了几句以外,就是约孟怀远改天聚一聚。他觉得两人有必要坐下来聊一聊,互通一下工作中的有无,争取把局里的工作搞上去。

????孟怀远虽不明白对方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,但还是爽快地答应了下来,不管怎么说,伸手不打笑脸人的道理,他还是知道的。

????从局长办公室出来,孟怀远边往电梯口走去,边思考元卫军刚才找他说那番话的目的。从对方的话里话外来看,那意思是向他示好,除了这点以外,他似乎再也看不出其他用意出来了。只不过对方选择的这个时间让他有点不淡定,莫不是元卫军发现了一点什么,所以才选择这个时间找他,借机警示一番,不过看上去好像又有点不是那么回事。

????孟怀远此刻已经无暇顾及元卫军打的究竟是什么主意了,他在这之前已经和沽源市公.安.局副局长陈剑约好了,晚上到他吃晚饭。两人在省厅学习的时候,遇到一起,彼此性情相投,也算比较聊得来,一来二去也就熟悉了起来。

????他从陈剑的口中得知曾若涵的那辆红色小车是朱立诚帮她买的,只不过这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,包括他的妻子。朱立诚和欧阳慕青的事情,他们夫妻俩都知道的。去年他们夫妻俩去东方市的时候,欧阳慕青盛情招待了他们,那个孩子越看越像朱立诚,从孩子的名字也可以看出端倪来,朱继明,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。

????孟怀远的这个想法其实冤枉了朱立诚,他和曾若涵之间至今也是小葱拌豆腐——一清二白。由于有那辆车的存在,就难怪孟怀远会去瞎想了,任谁遇到这样的事情,都会从那个方向去考虑的,他这也不能算冤了。

????晚上将近九点的时候,朱立诚才接到孟怀远的电话。他没有住在省政府指定的酒店里面,而是回到了家里。

????吃完晚饭以后,就和妻子逗儿子毛毛玩,小家伙现在已经能说话了,随着和朱立诚接触的增多,和他的关系也好了起来。有时候还会向爸爸告状,他不在的这段时间妈妈是如何收拾他的,逗得夫妻俩哈哈大笑起来。